Lux

🖤

【叶黄】一亿四千万年

明时而今:

十一出游归来除除草,娱乐圈paro
灵感来自三岛由纪夫的中篇《明星》,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看看
影帝前辈叶x新晋明星少天,剧情非常简单的小甜饼
大家中秋快乐!
根本什么都没有居然被屏蔽两次!!气的大改了一通,标题都改了,之前点心评论的小伙伴真的深感抱歉qwq


“像岸上的鱼群梦见海洋,
像迷路的信梦见远方,
我梦见你”

01

黄少天喜欢叶修很久。又是一塌糊涂的睡眠,梦境接连不断,斑斓而又光怪陆离,像缠绕的毛线团错乱交织,各扯出一头,务必连着他和叶修的小指抑或心脏。

多梦的一夜醒来,黄少天听见叶修说:“早安,少天。”
声音很近,近得就在他耳边。他摸了摸心口,昨晚那里留过叶修的吻。
黄少天答道:“早安,今天几号?”

他知道他和叶修搭的戏前不久杀青了,也知道该上的通告和宣传都去过了,问日期不是因为工作,而是因为想确认——
他一直当自己的那份爱慕是只微不足道的小虫,等他死去那只小虫便会被包进琥珀,等一亿四千万年后的人们再去发现。
想不到时间对他如此眷顾,就在现世,他徒手抓住了叶修这片始终旅行的星光。

02

事情的始末难以把握,不知该从何追溯。萌生对叶修的喜欢有多久,三年还是五年?记不清了。对黄少天来说,喜欢一个人,那么看着他的时间就都是静止的。在他还在戏剧学院上学的时候,就听过叶修的名字,痴迷于他的电影。毕业正式进入演艺圈后,他也见过叶修几次,但从未进入过叶修的视野。

直到他拿下新人奖,叶修捧着奖杯递到他手里,对他说“做的不错”。
几年过去,黄少天仍对颁奖仪式上的那一幕记忆犹新。叶修的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哪怕是官方的公式化的都好,他轻易地接收到了。不再隔着人头攒动的茫茫人海,也不是经由条条道道晶体管投射出的虚像。黄少天接过水晶奖杯的手有些发抖,是叶修再一次握着他的手,帮他稳住了。

那之后,黄少天勉强算在演艺圈有了自己不大的一席之地。宴会上通告上偶尔会碰见叶修,仅仅是相视一笑地礼貌招呼。只有黄少天自己知道,那次颁奖晚会之后,他不管去哪,眼睛都不老实,四下倶在寻找那道熟悉的身影。他的恋慕不教任何人知道,也受不得任何人的质疑,他用心地保护着,并且幻想着一亿四千年后的重见天日。
他爱得不卑微,只是秘而不宣,永远不会诉诸于口。

黄少天本以为这辈子就会这样下去了。毕竟叶修早已封神,而他虽然也在稳步前进,却始终觉得与叶修隔着银河星汉。哪怕他望眼欲穿,叶修回过头也只会报以他那习惯性的缺乏灵魂的微笑。虽然好看,但是和给予其他人的并无区别。

直到有一天,经纪人喻文州问他,面露难色:“少天,冯导的本子里有个配角,你要不要试试?”
细问才知道,演的是个炮灰小配角,适当要露点肉,不得不打破他入圈三年苦心经营的纯情演技派人设。但是黄少天毫不在意,人设崩塌,在和叶修搭戏相比,简直如同旧屋墙角的蛛网,随时可以捣毁重塑。

于是他答应了,试戏,进组,一气呵成。
这部戏里,他演叶修的几位情人之一。

03

黄少天拿到剧本,险些要为他即将扮演的这个小配角落下两三滴热泪。寒夜凛冬不知尽头地等待,明知无果却始终错付痴心,甚至以为能够靠肢体的相亲触摸对方的灵魂。叶修所演的角色也不是不喜欢他,只是喜欢得不够深,兜兜转转还是选择离开。
爱得多的那个人,一开始就是输家。

黄少天出场的戏不多,总的来说分三次就能拍完。短暂的相遇,痴迷的热恋,然后归于无声的分开,和世间大多劳燕分飞的情侣一样的套路。只不过不同的是顺序。为了场景考虑,往往会把相同场景的内容放在一起拍,全拍完了再去下一个地方。
因此就全组进度和场景考量,他们先拍分手,然后相遇,最后拍那场辗转心头千百回的露水情缘。

04

第六十二场,action。

黄少天等在大雪纷飞的街上,毛线帽落满了雪,握着手机的手冻得发僵了,也没有等到谁。等到的只是一条微信,是叶修发来的“我们分手吧”。

“少天,这场戏没有台词,要多注意神态的表现。”
“好的冯导。”

这场戏很快pass,原因无他,戏里的角色和黄少天一样,根本不曾真正意义上获得过叶修的眷恋。那份克制的难过,只要伸手就能捡起。

第五十场,action。

他们相逢于一条酒吧的后街,黄少天看见叶修的时候,叶修正蹲在马路牙子上抽烟。
真正的相遇往往来得猝不及防,那一眼望来,便如同刀削斧凿轰然劈向你的脑海——叶修朝他望来的那一眼,便是如此,夜空的星星和流云都飞速地后退。

黄少天刚刚失业,来酒吧借酒消愁。而叶修和上级刚刚吵了一架,上级指着他的鼻子,威胁他说:“你再这么嚣张,我就开掉你。”
都是短暂迷失在钢铁森林中的羔羊,不,更准确地说是刺猬。如果想要靠在一起取暖,就会被对方扎到,或者亲手把身上的刺一根根拔下来。

黄少天演的是个热情又略有些多话的角色,没有什么复杂的心机,选的自然也是最简单而又不留后路的方式。

他走上前和叶修搭话,问叶修借了一支烟和一簇火,然后请叶修喝了一杯酒。
烟用来朦胧理性,酒用来摧毁防备,火用来燃烧自己。

这场戏过关也很快,冯导很是称赞了一番黄少天。
去往下一个场景的路上,叶修坐在黄少天旁边的位置,靠在窗口抽烟。

“少天,你喜欢这个故事吗?”
黄少天一惊,这是进组以来叶修和他说的第一句话。他如实回答道:
“有点苦逼。”

的确苦逼,叶修作为主角,遇到的几个人都是生命的配角,最后他去了另一座城市,谁都没有选择,什么都没有留下。
可是这就是现实。并不是每一段感情都会修成正果,并不是每一份工作都合乎心意。
而黄少天,是叶修在这座城市留下的最后记忆。

“说起来为什么会分手,你想过吗,少天?”叶修又问他。
黄少天内心惴惴,他对演戏和剧本的见识不算少,但和叶修比起来免不得要认一句浅薄。他思考良久,不愿承认自己心内的声音:“因为,因为,因为不适……”
因为不适合。足以承包这世间几乎所有的分手的原因。

“不是,”叶修摸了摸他的头,说道,“不是因为这个。”
黄少天停顿良久,因为叶修手上传来的温度,他的心跳快得几乎失控,声音却越说越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染了角色的难过:“因为你对这个城市已经没有留恋了,再有人想你留下也是徒劳的,没有意义的。”

“小朋友,”叶修叫得亲昵,没有什么长辈的架子,“是因为你没有叫我留下,我想听的就是你没说出口的那句话。”

没说出的,是“我爱你”吗?可是露水情缘的“我爱你”,有几分真心可信?哪怕有,有人会信吗?
后半途黄少天睡着了,梦里他竟梦到和叶修剖白心迹,不知道是在戏里还是戏外,他分不清楚。他只知道他准备了成千上百句真心话,但是临说出口的时候,他说到口干舌燥,却什么声音都没有成功发出来。

迷迷糊糊他听见一个人问他,你真的要等一亿四千万年吗?

黄少天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更不知道,睡熟的这空当,他正枕着叶修的肩膀。叶修几次想点烟,末了还是掐了,把烟盒放回口袋里,怕烟会呛醒黄少天。

05

第五十五场,action。

这场戏他们没有相携去酒店,而是黄少天家里。从这一场戏,也足以看出黄少天所演的这个角色的温情和单纯,并不是足够了解深交的人,只是酒吧里的几次相遇,就带对方回家。

怎么办呢,因为太喜欢了,所以必须要藏起来。

布景里的黄少天的家处处可见温情的细节。薄红色细格子的桌布,每天都会替换的永不枯萎的鲜花,带手柄的游戏设备,跟前还摆两个毛绒绒的坐垫。
一米二的床,睡一个人稍显孤单,两个人的话,不够亲密则又会嫌拥挤。

进门以来,黄少天的表现和状态算得上绝佳,但是要继续往下拍,他最大的敌人来了。
他披着浴袍,看着剧本上角色的行动一步步罗列清楚,却不知道真实的自己要如何行动。

要接吻,要脱掉浴袍露出后背,虽然裤子是穿着的,只拍上半身,但黄少天还是紧张到不知所措。
叶修是这部戏里他的搭档,是影帝,还是他恋慕多年的人。很多个身份,却又巧妙地集中在一个人身上。

叶修去阳台抽过烟回来,坐在他身边,像前辈那样拍了拍他的后背,说:“别紧张,我会引导你的。”
黄少天从浴袍的口袋里摸出一盒薄荷糖,倒出一颗含上,然后递给了叶修:”拍吻戏之前,吃这个比较好哦。“
“看来你也不紧张嘛。”叶修接过来调侃道。

怎么可能,因为单恋叶修太多年,他根本连一次完整的恋爱都没有谈过。后来因为纯情人设和家中背景的缘故,黄少天的一切吻戏都靠借位拍摄。这场出格的戏,对黄少天来说,是彻头彻尾的颠覆。

真正的初吻和荧屏初吻,都是叶修的。

“有一点配合。”
“嘴张开一点点……”
“稍微吮吻一下我的下嘴唇。“
……

细致入微的指导,每句话都叫黄少天恨不得钻进地壳深处。NG了十多次之后,总算是过关了。
叶修这回拍了拍他的肩:“还不错,以前有女演员拍了一整天才过。”
黄少天哭笑不得:“谢谢前辈。”
叶修回道:“不客气,以后也能成为你的一项实用经验。”

黄少天没回答,那时的他怎么也不可能想到,这项叶修教他的“实用经验”,没过多久就又在叶修身上再次实现了。

06

脱了浴袍之后,黄少天露出了背上大片的粉红色胎记,在镜头的放大后,在月光下如同落满花瓣的粉红色湖泊。
叶修低头去吻他的背,黄少天出于职业精神,叫自己不要抖。他反复告诉自己,这是在片场,所有的欢爱怜惜倶是逢场作戏。他只需在镜头做出剧本上的动作神态,别的多余考虑都不必要。

可是这也是自己喜欢的人啊,在这等情境下,仍能控制住自己的话,还叫喜欢吗?

所以黄少天索性来了个本色出演。

叶修那张日思夜想的面孔近在咫尺,黄少天一只手勒紧颈下的枕头,一只手圈着叶修的脖子。月光投射在黄少天脸上,不知道是悲伤多于快乐,还是迷茫多于悲伤。
正是露水情缘的主角们该有的神情。虽然喜欢,但是又不能问明天,所剩无几的只有狂欢。

真正放纵自己后,完成拍摄反而比想象中更容易。黄少天只记得导演说过关的时候,叶修看向他的那个眼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仍深陷戏中,温柔却又教人肝肠寸断。

07

后来通告和宣传,黄少天和其他几个配角,都随同叶修一起参与。
黄少天这次可以算是对自身演技的一次挑战,庆幸的是,观众和舆论并没有因为这次的挑战就对他发出攻击。正相反,黄少天表现出的青涩和执恋,反倒帮他赢得了更多的好感。

一次采访里,主持人问叶修:“这部电影中的几段恋情,作为主角实际上最倾心于哪一段呢?”
叶修回答的淡定:“每一段都很有故事,但都还缺着点什么。”
主持人故意挖坑:“如果脱出主角的感情,叶修先生个人会选哪一段呢?”
叶修笑了笑:“人们会习惯于靠近和自己相像的人。”

自己有没有哪里和叶修像呢?黄少天想不出来。他很少抽烟,也很少饮酒,要不是经纪人喻文州一直带着他,他的情商恐怕也不足以在复杂的娱乐圈里斡旋。
而叶修却一直是如鱼得水的那个。搭戏的几个配角里,戏份最重也是一个口碑过人的女演员,和叶修最配得上的,也只有她了。

黄少天应下庆祝上映的酒会邀请,心内一阵莫名失落。

08

黄少天进场的时候,已经是酒会的后半段了。因为临时加的杂志封面拍摄活动,他不得不缺席上半场。
他端着香槟杯,想去敬叶修一杯。在场中寻找半晌,他最后在宴会厅后面的露台上发现了叶修。

叶修蹲在露台上抽烟的背影像极了戏里的那一幕,包括那个转头望向他的眼神,也一模一样完美复刻。黄少天端着杯子,不由自主地说出了前些日子说的戏里的词:
“有烟吗,借我一根。”
叶修从西装口袋里掏出烟盒,稳稳地都出一根。
“有火吗?”
也是叶修给他点上。

黄少天蹲下来,和叶修并排,仍旧说着属于他的台词:
“有人一起的话,酒不会那么苦,烟不会那么呛。”
“有时候我想,是不是我入戏太深了。”叶修没继续接戏词,而是站起了身,“现在看来,有人和我一样。”

他掸了掸烟灰,金黄色的火星扑簌簌落下,映在他眼中如同点点坠落的烟火。
“我在这个城市里没有家,我不知道怎么才能有家。”

——这又是戏里的台词,只不过不是这一场,而是他们那场肌肤相亲的戏的前一场。

黄少天的脑子当场当机,但因为本子练了太多遍,破碎的睡眠,休息的间隙他都在咀嚼这句话,因此台词说出口完全靠着不受控制的意识:
“我有家,只不过家里没有烟也没有酒,你要来吗?”

09

黄少天坐在阳光里,他只知道事情的开头和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中间那些不可思议的发展。

他和叶修陷入了真正的恋情。不是他,而是他们两人。
虽然一切都不得不秘而不宣,但是只要他们二人享受就好。黄少天后来问过叶修,为什么会喜欢他。叶修的回答也很简单:
“因为你传达到了,你有多喜欢我。做明星有很多很多无奈,我经常想,大概我也该离开这个城市了。但是你说出了口,所以我留下来。你看,简单吧?”

真简单。原来那部戏里,叶修也不止一次误以为自己就是他所扮演的那个稍显苦逼却又凉薄的主角。
入戏太深的又何止他一人。

叶修对他说“早安”“晚安”,但是没说过“我爱你”,他对叶修亦是。
但黄少天并不以为这一切是虚假的,因为日常的问候,才更加是一种仪式感,比床笫间被情热灼烧得滚烫的“我爱你”更有说服力。

道过晚安,叶修又一次吻了黄少天背上的大片胎记。狂欢吧,便如没有明天那样。


END


背景就是瞎几把写,莫要纠结联盟主席为什么会拍这种神奇的片(。

感觉叶黄这边的风格跨度非常大,本来是绝佳的开车梗,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我写成了类似文艺意识流一类的东西……不过也希望能给大家带来新的阅读感受!

评论
热度(132)

© Lu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