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x

🖤

[叶黄]The Dreamers

白色草莓熊:



娱乐圈paro




导演叶 X 演员黄








01


叶修第一次和黄少天见面时

黄少天刚刚从电影学院毕业,签下蓝雨,参演完几部电视剧便经由魏琛介绍到叶修的剧组试镜。

杏眼薄唇,双眼皮明显,眼眸色淡,清冽又别致。跟在魏琛身后穿着浅色中裤,露出一截白生生笔直的小腿,嫩得能掐出水。

非常能说,G市人,说话咬字发音总是残余点南方白话的沾黏,隐隐的鼻音像撒娇一样,搭配上清亮轻快的少年声线,柔软鲜活得如同夏日最柔软多汁的红心蜜桃。

叶修觉得自己万年沉寂的老人心被戳中了,很想隔着空气戳一戳他的酒窝,面上还是习惯性的挑挑刺,心不在焉地拨弄桌上的履历简介。


“小朋友这普通话不行啊,大学声乐课怎么过的?”


黄少天毫不怯场,一双神采奕奕的漂亮眼眸正视过来


“叶导不放心的话,可以先听我试一场戏,看看感觉。”他连自信都是鲜活的,天生讨人喜欢的长相。




叶修衔着烟不置可否,曲指在桌面上敲了敲




“那就上机试试吧,《埋骨》第120场,shot 2。”


安放在房间一隅的摄影机红灯亮起




黄少天鞠了个躬,抬起头时脸上那稚气未脱的青涩少年气息便荡然无存,不急不躁,嘴唇一抿,端眉凛冽的样子活脱脱就是剑圣夜雨在世。




不管是样貌还是体态气质都无可挑剔




叶修看得愣神,早过了指明的那场戏也没喊cut,也亏得黄少天天生能说会道,没人对戏亦能本色出演叽里呱啦不冷场,在脱离剧本范畴下自由发挥了十五分钟,还神情并茂像模像样。

于是那天剧组人员诡异地陪着叶修试戏,重要的男女主和女主角没看几个,反而八九不离十没多大问题的男三花的时间最长。



晚上叶修回到家里,翻看白天试镜资料时,烟蒂落到光可鉴人的地板上,他就知道自己要糟。


自嘲一笑




就是最年少的年纪都没这么轻狂过


第一次看戏,注意力不在戏上,反而在人家小年轻屁/股上。






02


后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叶修心里存了点见不得人的心思,平日里拍戏对视两眼便止不住的心猿意马,但表面上仍是不显山不露水。

《埋骨》讲述的是一段侠客往事,主要描绘一个失意的武林宗师遭到江湖驱逐后的所见所闻,历经波折,最后重拾内心返回巅峰的故事。

剧本听上去俗气又套路,带着网路文学的苏爽。

但叶修这种咖位的导演最擅长的事情就是让枯木逢春,武戏文唱,文戏唱出太空歌剧味儿。

《埋骨》在他的手下迥异于常见的武侠动作类型,重意不重形,镜头被打磨出具有高度风格化的诗意氛围,一招一式的江湖恩仇被处理得极端细腻,雪天雨地的长镜头信手挥就,大段留白下的台词每一句都有锋有韵。




审美是多么个人化的东西,但叶修就是能靠实力和天赋的直觉,创作出兼具艺术与商业的佳作。

而黄少天在其中饰演的角色,是早期主角落魄被追杀时出手相助的青年剑圣。

叶修一反古典风格里竹林白衣或是大漠黄沙的意境印象,他要拍昙花一现的落霞,还要在实景拍,要求后期在反复营造和渲染中做出潋滟迷幻、既雄浑又秾丽的效果。

导演追求完美,演员也精益求精。

只为了那六分钟的动作戏,黄少天私底下跟着专业老师恶补了两个月的剑术,每日手酸腰软,直到估摸着去参加全国武术大赛都没问题能获奖的程度才停下满意。

所以当正式开拍时,浓墨重彩的背景奇峻完美,更让无数人惊喜的是,黄少天出剑的时候英姿飒爽同样亦如风声一样好听。


叶修噙着笑坐在监视器后吞云吐雾,凝视着屏幕上黄少天特写的面庞




俊丽,凌冽,春寒料峭的眉眼,脑后的金色发带随着发丝在风中飘动

惊鸿一瞥,漫天落霞撒下,拂了一身还满。

余晖落下,穷尽抒情的绚丽色彩和最富表现力的构图将镜像美学推到了某种极致。


B组的摄影师方锐没事也凑了过来,觉得这几幕拍得实在精妙绝伦。他们后期会有配音和拟声师,不怕同期声收入杂音,他跟叶修合作几年了,索性大咧咧坐下一起讨论:


“这么喜欢?干脆别剪了呗,照我说,这几场机位吊得这么完美完全都可以用上。”方锐煞有其事地怂恿,每一个镜头都是摄影的情人,最受不了删繁就简的暴力残酷。


“而且看不出来,黄少天这小子,表现力这么强。这还是他第一次上大银幕吧?”


叶修摇摇头没吭声,直到黄少天满头大汗的下了场,拍摄中途休息才拍了方锐一把,头也不转




“所以你还需要学着点啊!”





03


《埋骨》杀青的时候,全组一起唱K聚餐。叶修的剧组是有名的至清至纯至变/态,导演和电影的姿态基本同进退,从头来过重拍几遍辛苦没关系,关键质量最重要。

所以聚集在包间里的大多都是一群战战兢兢为艺术献身的宅男才女,很少有什么娱乐圈藏污纳垢的腌臜事儿。


黄少天走进包间的时候,一群压抑已久的工作人员正在鬼哭狼嚎。他虽然杀青的早,但为人开朗活泼和同事打成一片关系都还不错,离开了剧组仍有联系;而且更重要的是黄少天最近正是上升爆发期,最新鲜出炉的流量,几个通告一出各种“国民校草”“最帅话痨”的光环称号满天飞,人气蹭蹭的涨。

他随意套着一件潮牌卫衣,袖子长得遮住指尖,反戴棒球帽,清爽得像个少年。在场的不少异性都有些脸红按捺不住,好事的人纷纷欢呼着围上去,“黄少”“黄少”迭声簇拥,朝人群的中心导演叶修走过去。

叶修和在剧组时朝令夕改说一不二的大导气场相驳,叼着烟浑身懒懒散散的,窝在沙发里像只困顿打瞌睡的狮子。唯一特殊的地方是面前只放了一杯柠檬水,他在外边一向出了名的滴酒不沾,谁来敬酒只举酒杯沾湿嘴唇象征意思一下。




黄少天在缠绵迷离的灯光下一步一步走来,手里端了杯果汁,黄澄澄的,和他人一样。


“前段时间多谢叶导指导,能够加入《埋骨》真的是我的荣幸,受益匪浅收获太多了,我心里一直感谢您,对您……”黄少天客套的官腔讲起来也是比别人多几句的,看来节目上话多可爱的形象不是伪装的人设,本来就浑然一体。



“没有,你很有天赋。”叶修毫无架子憋着笑,忍不住就想逗他一下




“不过戏都拍完了就别用什么敬语了,我其实也比你大不了多少。”




“叫哥就好。”




“……总之多谢这段时间的照顾。”黄少天眼角隐蔽的抽了抽,没有犹豫地选择拒绝。




“行不行啦你们两!”旁边的方锐看不下去,一把欢乐地拉过黄少天




“去去!大明星难得见一次,跟我们叶导唱首歌呗。”




“唱的不好得罚三杯啊!”叶修补充到。




“放心,至少肯定比你好听!”黄少天叫道,深深地看了叶修一眼,在一片起哄声中干脆利索的蹦上高脚台。




整个包间的气氛都喜气洋洋的,扬了扬眉毛,开口唱起了一首节奏不慢的粤语情歌。




他的声音唱起歌来比说话多了几分沙,一点点诱/惑,一点点渴望,一点点勾




抓心挠肺,唐突而莽撞,像走进了最荒诞不经的一场梦

又仿佛是一个最漫长缱绻的长镜头,他们置身绚丽陆离的胶片宇宙

唱到中途黄少天微微转头撇了一眼叶修,像是无意的一眼,又像是隔着沸反盈天的憧憧人群与你对视。




叶修听不懂粤语,一字不漏听到尾只听懂了两个词:




“——不要等”




“一分钟”




……



刹那恍惚,于是他把额发撩上去,在旁边人震惊的目光中失控地饮下一整杯酒,走出包厢给魏琛打了一个电话。




或许只是需要一个理由









04


“你要潜黄少天?!”


魏琛大晚上被拉出门本来挺不高兴,然而叶修的第一句话就振聋发聩,听得人目瞪口呆。




一脸不忍看的表情,魏琛“啧啧”两声,“以前天后花旦排着队找你的时候怎么躲得跟病毒一样?都以为你清心寡欲修仙呢,现在不遗世独立想通了?”


这话听起来夸张,却实实在在是事实。

叶修是谁?不过而立之年,却已是国内娱乐圈金字塔尖光芒万丈的电影人。

他出身电影世家,先辈是最早一批开拓电影业的奠基人,已逝的祖父是过去的国宝级电影教父,现存四五六代叫的上名的导演任谁见了也要喊一声老师的那种;到了叶父那辈开始从zheng,家族盘根错节,就算不是太子爷,一个圈子里的和谁能没点交情?



在如此得天独厚的关系中长大,更重要的是叶修自己亦争气,耳濡目染下早早的从科班毕业,自己操刀的处女作一炮而红国内外拿奖拿到手软,短短十年,拿下C国三个最佳导演,堪称当代电影第一人。

黄少天的经济公司是蓝雨,也算业内翘楚,绝不是什么名不传经乱七八糟的小公司小作坊,但放到叶修眼里仍是不够看的。


魏琛叹了口气


“可是老叶我先跟你说,黄少天儿他跟外面那些待价而卖的妖魔鬼怪不一样。人家正经出身,而且喻文州已经签了合同板上钉钉决定力捧,不说百分百下一个影帝,但也妥妥绝对是未来蓝雨的台柱、王牌。”


“这事儿成的几率不大。现在这年头但凡是好苗子,谁不爱惜自己羽毛?”


叶修略一皱眉,“说的跟我要干什么似的。”有些犹豫地问:“哥就是想跟他处处对象,顺便带带小朋友,行不行?”


魏琛翻了个白眼,“行吧,我帮你问问,能不能行看缘分。”接着又严肃补充一句,“先说好啊,绝不帮你做仗势欺人男盗女娼的事儿!”


绕是叶修,也无语凝噎了一瞬



当天晚上叶修罕见的失眠,第一次利用身份做这种事换谁来谁都心理压力大。夜里时分,他清醒过来觉得这事听起来真是没品且寒碜到极点


索性坐起在床边揉着额头吞云吐雾,猜测黄少天的反应会是怎样,他的面相看上去比较端整正派,是满面冰霜地将剧本合同甩到叶修脸上破口大骂,还是会从此对其万分鄙夷退避三舍。

想象了一下黄少天抵死不从的样子,叶修低头失笑,枉他写过改过无数电影剧本,却连如何正常的追求一个人都做不到




可是他明明那样对着我唱歌!!




内心另一个声音呐喊

也算是鬼迷心窍失心疯了

摇了摇头,叶修正准备发条短信让魏琛别去问了


对方的来电铃声就恰好响起,在空寂的夜晚宛如一道催命咒铃。

铁骨铮铮绝不轻易屈服的戏码没有上演,魏琛电话里的语气宛如吞了一只苍蝇


“那小子答应了。”

“这事成了。”

“……”


叶修眼波一颤,手指继而一抖,直直落下的火星从脚背烫至心底。






05


两人的第一次是在城市最高的酒店

黄少天进门时全副武装,墨镜遮住巴掌大脸的一半,天气渐冷,再围一条毛茸茸的厚厚围巾遮住剩下半张脸,全身上下只露出一截素白好看的脚踝。




惊惶惶地敲了门,瞄到长走廊尽头清洁人员的身影,脚还要颤颤回缩一下。




“哟,做贼呢?”叶修有点无话可说,不着痕迹把对方一把拉进来。


黄少天取下墨镜围巾,回了一个蕴着水光满溢的眼神,咽了口唾沫打招呼。




“叶导。”


叶修离得近闻得他身上还带着淡淡的清新沐浴水汽味儿,不知为何看黄少天紧张兮兮故作镇定的样子,叶修那点搜肠刮肚的忐忑顿时烟消云散,轻笑道:“又不是工作时间,现在这么叫我不太合适吧。”


“那…叶总?”黄少天偏偏头,从善如流的改口


“听上去多生疏。”叶修说。


“叶老师?”


黄少天的面相本就显幼,还跟大学生似的,脆生生的一声“老师”出口更是让叶修从欺男霸男的愧疚陷到更深的罪恶感里。


“不行。”叶修摇头,深觉他和黄少天真是每次都要就称呼问题你来我往拌几个来回。


黄少天想了想,忽然狡黠一笑,上前轻声叫了声


“学长。”


叶修眼神动了动,这真是今晚没有意料到的转折。


“其实我读的不是表演,而是导演系。虽然相差的级别有点多,我入学的时候你早就毕业了。”而且只读了一个学年就选择出国,黄少天心里补了一句,表面仍然平和的娓娓道来,“不过我经常听导师们提到你……五年前,我还在本科的时候你还到我们系演讲过一次你还记得么?主题是纪实思想的那次。


叶修一年到头拍戏天南地北行程多的数不胜数,一次母校的演讲实在没有印象。但并不妨碍他对和黄少天在过去的人生中拥有接轨而感到惊喜。


“嗯,这个称呼不错。”叶修笑道。


两人站得很近,落地窗外城市的霓火蒙蒙发亮一片璀璨灯海。夜正深处,黄少天以一种清亮的眼神望向他,少年精神意气中夹杂些于崇拜倾慕,毫无掩饰的剖白,不可谓不动人

叶修多年来被无数人仰视追逐,尊敬崇拜的眼神看得多了,却从来没有今天被注视来得全身熨帖发烫,明明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




这个场景真的是十分煽情

就好像他和黄少天不是暗渠陈仓的关系,而是光明正大两情相悦的情侣——


一个转念,叶修的手轻轻地抚上黄少天的脸颊




做了一直以来想做的事


“要不要提前指点小朋友一下一些戏该怎么拍?”




如果他们之间有层纸,那一定已经被甘甜的酒浸湿染透,只剩虚虚的一线亟待碾碎

黄少天坐在床边,腿分开一点。难得用无声的反应回复,脸红得滴血,眼睛里却带着钩子,他像舔牛奶的猫咪一般伸出舌尖蹭了蹭叶修的手背,别扭含蓄又效果十足,竟然还有一颗若隐若现的虎牙,软软的乖顺的,温温糯糯又带着股肉/欲


难以涌起的情绪布满胸腔,叶修眸色略暗


他的手伸入青年的衣服内部


黄少天牛仔裤里什么也没有穿。










06


黄少天的反应从笨拙到放得开只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像一枝全面盛开的繁花。对叶修的称呼从“叶导”转为“老叶”,中间间或夹杂着一两声“学长”,只是一个称呼而已,然而就是让叶修情不自禁,难以自持,进入就不想松开。



说是包/养潜/规则,但关系持续的相当诡异,叶修拍完《埋骨》后猝不及防与以前的老东家嘉世决裂,索性自己甩袖成立个人工作室——兴欣。


正是焦头烂额无暇他顾忙碌之际,黄少天却正当红头在娱乐圈风生水起,为蓝雨赚得盆满钵满,搞得叶修想为他介绍点好资源都无从下手;反而黄少天倒是经常到片场去给他探班,在背后默默支持。




叶修心里愧疚,只能在力所能及方面帮助黄少天,帮他牵线一些老前辈认识一些编剧。




“我没关系的。”黄少天搂着叶修脖子,认真说道。








没多久他们就住在了一起,




忙里偷闲有时两人会在影音室一起看电影,叶修的藏碟多得像一个迷宫,稀有的、经典的、该放在电影博物馆的……就连黄少天都闻所未闻的,丰富至极




“你全部都看过么?”学电影的看到这些总是会涌动一种神圣之情,黄少天震惊又崇拜的问。




“当然没有。”叶修理直气壮




“那你为什么那么会拍…我是说你的作品都挺好?”黄少天不禁疑惑,叶修对镜头的掌控绝对是完美的,他以为这也是一个原因




叶修想了想,不确定的说,“哥的天赋吧?”




黄少天顿时什么也不想说了




……




他们挤在一起从埃里克的《狮子星座》看到匈牙利导演的《鲸鱼马戏团》




一起昏昏欲睡,一起在大雾厚厚背景尽是鲸鱼庞大身躯的银幕前,电影在大远景里的去返调度了无生趣,压抑沉静中,




旁若无人安静的接吻;






偶尔叶修早起有工作而黄少天没通告的时候,他心血来潮还会打着哈欠穿着松松的雪白睡袍,一骨碌跨/腿坐上盥洗台,拿起剃胡器——




“少天大大亲手服务,有点受宠若惊啊。”叶修直起腰,脸蹭过去闲闲开口




“别吭声!”黄少天严肃说




“嗯。”




叶修含糊闭嘴了,无所事事,接着手又不老实扯了扯对方腰间松垮的系带




“靠,你这人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不要动!”黄少天无语极了,一边吼一边嗔怒的瞪了一眼,纤细微凉的指尖轻轻搭在沾满泡沫的面庞上。




被黄少天说幼稚,叶修啼笑皆非,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瞥他,能看到他睫羽盈翘和专注的眼眸,闪闪发亮




内心痒酥酥的,用他们饭圈的话来说,怎么说的?噢,你的眼睛里有星星。










07




后来兴欣步入正轨,叶修缓过气来,又是那个不可一世的电影帝王。专属剧本打磨出来为黄少天量身定做,几个亲近一点旧友打趣他是老房子着火,火烧火燎的,坊间人则流传新晋人气小生是叶修大佬的新宠儿。




“啥新宠啊,明明是哥的缪斯。”叶修恬不知耻的笑道。




叶修的首席助理苏沐橙翻了个白眼,嗤之以鼻,在无数次的现场被塞狗粮后,某一次终于爆发:




“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我帮你解决这种事情了!”

“你以为你还是没斤没两二十多岁不知轻重的年纪,还是觉得《叶修转型期间当街车zhen,激吻当红小生黄少天》这样的标题放出来很好看?”

“拍就拍了,我也不说什么!谁没个不小心的时候,可是你说说,黄少天凭什么冲人家竖中/指!是嫌热搜上的太多低调了?还是生怕别人把底片不卖给别人?”


“沐橙,是那个狗仔先跟踪我们在先…”叶修把手机拿远一点,他那天和黄少天实在是因为半个月没见,无奈的解释还没说完,就被高昂的女声打断


“那你们不会交给公司去处理?非得亲自上去挑衅,说到底还不都是你惯的!”苏沐橙怒气冲冲的样子和平日里那个温柔体贴的第一美女助理简直判若两人,可见是气到无可奈何。


叶修也语塞,堂堂新晋公司老板又是认错又是赌咒发誓,好说歹说才劝得佳人不再生气。





回复完苏沐橙的消息,黄少天的消息就接踵而至






请点










08




从不参加任何采访的名导叶修曾经有一句名言:“我想说的都在电影里,你要是喜欢我的电影,就没必要认识我这个人。”




就算现身,叶修也永远戴着大墨镜叼着烟冷眼旁观,在公众前一贯寡言少语的形象让他愈加显得满面高冷,神秘莫测。




他曾经永远都是身处神坛,光环加身,电影永远映射出一种命运与生存的各种姿态




难以言说的秘密,他是黄少天在学生时代内心的神邸,仰望看不到头无所依附的信仰




我注视了你很久。




如果人生是一部电影,那和叶修相遇后的每一帧一定是更加鲜丽的




如果这是个梦,那一定最虔诚的




幸好,有人陪他一起做梦








黄少天深澈的眼弯了弯,窝回叶修的怀里,窗外下起淅淅沥沥的雨,他们随手翻着剧本,有一句没一句念着《埋骨》里的台词




《埋骨》里有把神秘的剑,是一道简单有效的隐喻




剑圣将剑送给落魄的宗师,如同送上自己坦荡赤诚的心脏




“你为什么要帮我?”




宗师走向了剑圣




“你还记得我们怎样认识的吗?”




“我想不起来了”




他想起了一抹蓝色的剑光,温柔闪亮




“没关系。不久后,你将返回这个世界。”




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枝叶唰唰作响




“我只希望你说一句话。”




宗师哪怕身处最狼狈的境地,依旧露出睥睨天地玩世不恭的笑




“你一定要回来。”










他们吻在一起。












end









评论
热度(766)

© Lu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