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x

🖤

【全职/叶黄】《晴江》91

楼徙:

大黄小叶,架空养成。


前篇戳tag。


 


我又来了!


 

91

 


叶修不是很满意,可这又不是在家里,他也不能身体力行的抗议。最多只是把黄少天连人带椅子转了九十度,面对面重新亲了一个嘴对嘴,结束之后还不放手,搞得黄少天感觉整个人都被罩在叶修的两臂之间,明明站起来身高就差两公分,自己却好像平白无故输了一大截。


 


他抬手在叶修脑门上一拍,“放手。”


 


叶修目的达到,知道黄少天日理万机,也没那么多时间和自己胡闹,乖乖的松了手。可黄少天工作之前显然还有事情想做,他把录取通知书再次拿起来,还是想按照习惯留个电子版的纪念。于是他问:“外面有扫描仪,不会用的话问小陶,连封面带内页都扫一遍,连我的电脑。”


 


小陶在外间看到叶修拿着东西出来,赶紧站起来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帮我哥扫描个东西。”叶修晃了晃手里的通知书,打印扫描的一体机很容易就能看到,他走过去研究了一下按钮上的英文。


 


“这点小事,黄总叫我一声就是了。”小陶这话说的没错,她是助理,干的就是这些活,不过等迎上去以后看清了叶修拿的东西不是工作文件之后,她立刻就明白不该插手,上前把机器的盖子掀开,她开始教叶修怎么用,“其实很简单,按尺寸对着标尺放好,调一下规格大小,免得扫不完整。然后在这里选一下连接设备,再点一下开始,黄总就收到了。”


 


现在这些机器操作都是傻瓜式的,叶修一点就通,他谢过小陶,先扫描了外封的正面,这回无可避免的被看到了上面的文字,任谁都难掩惊讶,“A大?早就听黄总说您学习好,真是太优秀了。”小陶跟了黄少天快两年,刚来的时候叶修出国不久,她深得信任,关于这对兄弟的事情知道的总要比旁人稍微多一点。回国复读一年,一举被名校录取,实在太不一般了。


 


叶修倒是不谦虚,不过说的却是,“是我哥培养的好”,话锋一拐,居然还能夸到黄少天头上去。


 


扫描完毕,相关文件黄少天也已经收到了。他不得不当着叶修的面把这些打包上传了邮箱,又拿过自己办公桌另一头的笔记本,将下载下来的图片,拖进了一个硬盘深处的私人文件夹里。这个文件夹体量颇大,刚一点开,密密麻麻的缩略图就快速展开,叶修视力好得很,不用挨得很近,也看出了这一堆花花绿绿所代表的是什么东西。


 


黄少天很认真的把所有都按照时间排了顺序,点开第一张,赫然是叶修小学二年级得的一个奖项的证书,叫做“学习小标兵”。这种班级奖项不够正规,空白处都是手写的,叶修到现在也还记得当时的班主任很喜欢自己,后来三年级的时候还让他被评上了班长。又往后翻了几张,便看到了因为这个班长的头衔,叶修得的一个“优秀班干部”的表彰。此后一张张的浏览,叶修发现除了各种大大小小,或随意或正规的奖状外,这里面还有自己小学到高中的学生证,毕业证,毕业照,成绩单……这些东西上面的日期与不断变换的照片里的男孩模样,串联起了他全部的成长。


 


而现在里面的最新几张,又代表着叶修即将开始人生的崭新阶段,翱翔至更高的晴空。


 


“哥,你看这些的时候,什么感觉?”叶修滑动着鼠标滚轮,感念着这份自己今天才知晓的心意。


 


“你现在跟我说话,要么就是欲擒故纵,要么就是三步一埋坑,你这样很有问题。”黄少天近来发现自己越来越说不过叶修,这不是说叶修变了,只是在他面前也开始放飞自我,有时候想来觉得是好事,那一段时间叶修对自己的诚惶诚恐都快给黄少天留下了阴影,但反过来,有时候也是真的气不过。


 


“我这不是问问你的心得吗?刚刚我都在小陶姐面前夸你了,说我这么优秀,完全是你培养的好。”叶修回过头来,朝着黄少天一挑眉毛。


 


“我有几斤几两,自己清楚的很,看的时候就想,你这么多年也没怎么给我添过乱,学习上我不管你,生活上很长一段时间我也没怎么顾得上,与其说有成就感,不如感慨自己命好了。”黄少天往后一靠,头顶刚好抵在了站在一旁的叶修的胸前。


 


他们两人似乎都因为黄少天脱口而出的这句“命好”而微微一愣,一时间各有心事。


 


他们两人家境原本都不差,一个称得上富贵,另一个也早早奔了小康,可叶修的童年与黄少天的青春期都堪称阴暗,逼得他们不惜自断后路,早早独立。苦日子和好日子,一字之差,中间隔着故人旧事,斑驳岁月。


 


黄少天说的不假,苦尽甘来了。他们并肩而立,这世间风霜刀剑,已没有什么可令他们心生恐惧。


 


 


特地确定过没有应酬的夜晚不该被浪费,当然黄少天原本的打算只是陪叶修在家里吃个饭打个游戏,愿意出去看个电影也行。这天他是坐着叶修的机车回来的,本来说只有一个头盔,谁不带都是个问题,后来看了看晚高峰的路况,就算机车机动性再强恐怕也跑不快,黄少天拗不过叶修的执着,戴上头盔,跨上了他的后座。


 


到了家门口,下来的时候黄少天觉得腿脚都是麻的。


 


“包子说的没错,我十八的时候要是给我这么一辆车,我可能成天撒了欢的在外面野,腿都能摔断好几回。”他慢腾腾的往前走,感觉整个下本身的血液都还没循环起来,仿佛在酷暑季节得了老寒腿,说明人家强调要带护具,是很有一番道理的。旁边叶修帮他提着公文包,上楼梯的时候还扶了他一把,黄少天弯腰敲了敲腿,“我就是腿麻了,又不是半身不遂。”


 


“你说的这两个情况,区别也不大。”叶修早就觉得热,一出公司门,外面的那件就又脱了,黄少天看着那黑背心外加二两肉,眼皮子直跳,再听到这么一句明目张胆的挤兑,他甩开叶修的手,“算了吧,我可不想提前三十年享受老弱病残待遇。”


 


叶修笑着紧跟其后钻进电梯。


 


晚上吃饱喝足,十点多钟,黄少天洗过澡抱着平板在床上躺下,他习惯睡前看看新闻什么的,这天平板刚被点亮屏幕,他听见有人敲自己的房门。他知道敲门就是个提醒,不是询问,没有回应,果然敲了两下,叶修就直接把门打开,探进一个脑袋。


 


“哥,我晚上能过来睡么?”


 


点我


 


TBC.


 

评论
热度(405)

© Lu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