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x

🖤

【叶黄R】Roar

春小喜:

加外链共8399字


叶黄only。(可变身成人的)白狼叶x人类黄,不吃兽x人的慎入!慎入!慎入!


老叶生日快乐,给你的第八篇生贺!嗷终于赶上了,把那天虐的都甜了回来!


BGM是Katy Perry的Roar


比较污,比较羞耻play,慎入!!!!!


 


 


正文


 


 


“你——你先等等!”黄少天手忙脚乱地挣扎,“给我住手啊——喂!”


那人——或者说那只狼压制着他,舔了舔嘴唇,摇了摇他白色的毛蓬蓬的大尾巴,一双毛绒绒的狼耳立了起来。


“你不想要我?”他眯着眼睛问。


“不是,我的意思是,这样是不是快了点——”黄少天的脸都快烧起来了,“我们才认识了……一个月!”


“你不愿意跟我做?”叶修眯着的眼睛里闪过危险的光。


“我不是这个意思!”黄少天捂住了自己滚烫的脸,“我是说你得给我点时间适应一下啊!我们这进度太快了啊!”


“已经不算快了,我忍了一个月。”叶修啃了啃他的脖子,人形态的他牙齿没有狼形态时那么尖利,钝钝地磨着黄少天的皮肤,磨得他忍不住地轻颤。“我想要你。”


黄少天对上他的眼神,那一对狼瞳里的欲望让他忍不住全身一麻。他呆愣了三秒,最后还是自我放弃地闭上了眼睛,破罐子破摔地搂上了叶修的颈项:“来吧来吧!你……给我轻点!”


叶修低笑一声,低下头吻住了黄少天的嘴唇。


 


一个月前黄少天遇上了船难。


他运气很好,被海浪冲到了一个小岛上。幸运的是他还活着,并有活下去的希望;不幸的是他搜遍了整个小岛,找不到一点可以吃的东西,也找不到可以遮风挡雨的休息处。


而黄少天又怎么会那么轻易地向命运屈服,他锲而不舍地搜寻着,真的饿得完全走不动了就拔他确认无害的草茎来充饥。山里有一口湖,但湖里的鱼游得太快,他试了几次都抓不到里边的鱼,只好用这湖的水来解渴。


那天他对着湖里的鱼冥思苦想着办法的时候,湖边出现了一只狼。


狼全身上下的皮毛都是雪白色的,散漫地从湖边踱过,像山林的王者。黄少天又惊又惧地看着它,手中握紧了他的瑞士刀。


那只狼懒懒地瞥了他一眼,眼神里带着嘲讽的意味。然后那只白狼伸展漂亮的身躯,纵身跃下了湖。


大约两分钟后狼游过来,把两条鱼抛在了黄少天面前。


“卧槽你这狼够通人性……”黄少天不逃了,目瞪口呆,“那啥,谢谢你……我的肉不太好吃,你就别吃我了,但凡其他有什么地方我可以回报你的,我黄少天一定义不容辞!”


白狼瞥了他一眼,扫了扫尾巴。


 


黄少天想方设法地弄起了火,把那两条鱼烤了吃掉了。饿了两天的人吃这点东西当然不够饱,但他已经恢复了一点体力,心满意足地伸展着腰。


那只白狼双掌交叠在草地上趴坐着,饶有兴趣地打量这个人类。黄少天抚摸着肚子在坐在离白狼不远的地方,已经完全不怕这只狼了。他开始絮絮唠唠地跟它讲话:“话说你作为一只狼,看到我的时候难道不会想要吃掉我么?为什么还要帮我弄吃的?是想先把我养肥了才吃掉吗?不过你这样其实不太划算啊,因为我也不知道要吃多少东西才能胖起来,要耗费那么多资源来养我,你还不如自己吃掉抓来喂我的鱼。难道说人类的肉比较好吃你觉得这样挺值得?你真的吃过人肉吗?人肉其实是这么多肉类里肉质最不好吃的……”


白狼抛给他一个眼神,黄少天用心解读了一下,觉得这个眼神的意思是“嫌弃”。


黄少天:“……我说太多话了吗?应该没有吧?哎靠靠靠下雨了赶紧找个地方躲雨!卧槽!”


白狼起身甩了甩尾巴,向山林里走去。走出两步后它回头看了一眼黄少天,黄少天愣了两秒潘然醒悟,赶紧跟了上去:“你知道哪里能躲雨?你要带我一起去?”


 


白狼把他带到一个隐蔽的山洞里。


黄少天一边啧啧称奇着,又一边自言自语地道着谢进了山洞里。他浑身的衣物都湿透了,见这里也只有一只狼,便爽快地把全身的衣服都脱下来,生了火把衣服架起来烤干。白狼像刚刚一样百无聊赖地趴坐着,眼神在这个人类赤裸的身体上上下扫动着,最后定格在了黄少天腿间。


“……看什么看!”被盯得久了,黄少天不自在地侧身避过它视线,“你这只……色狼!”


恍惚间黄少天好像听到这只狼笑了一声。


 


衣服烤干后黄少天套上了,晚上迷迷糊糊地守着火堆睡着,怀里蹭过来一团巨大的毛绒绒的物体,皮毛温暖柔软,甚至因为略高的体温带点烫热,黄少天心满意足地抱住毛团子,睡了流落到荒岛上两天以来的第一个好觉。


醒来的时候他整个人僵硬成了石头。


白狼懒洋洋地瞥了他一眼,起身整只狼踩在他身上,用鼻子蹭了蹭他的嘴巴。


 


有了白狼的帮助,黄少天在岛上成功地生存了下来。时间久了他也完全不怕这只狼了,因为不管他再怎么唠叨“你对我这么好是要养肥我才来吃吗”,收到的也只有它鄙夷的眼神。所以到后来黄少天的唠叨改成了“你对我这么好我没什么东西能报答你啊你到底想要什么啊”,狼的眼神也随之变得意味深长,视线在他身上流转,带着难明的意味。


晚上睡觉的时候黄少天也渐渐变得很习惯抱着这只狼一起睡。白狼的体型很大,抱着像一只巨大的烫热的抱枕,夜里雾水冰冷,黄少天经常睡着睡着就整个人团起来埋进了白狼的皮毛里。他对这只狼也失去了戒心,任它随意地用鼻子蹭动他的脸颊,或者用尖利的牙轻轻地磨在他皮肉上,完全不觉得害怕。


直到有一天早上起来,他发现抱着的那只优雅的白色的狼不见了,换成了一个男人。


男人全身赤裸,身形线条流畅有力,紧闭着眼沉睡着,修长的手还环在黄少天身上。他腿间因晨起而昂扬胀大的欲望硬硬热热地抵在黄少天小腹上,抵得他浑身僵硬头皮发麻。黄少天勉力控制着自己抬头往上看了看,看见了一双雪白色的狼耳朵竖立在这个男人头上。


他又尽量不惊觉眼前人地低头看了看——除了不小心瞥见的男人硕大的分身,果然还有一只毛绒绒的白色的大尾巴覆盖在两人身上,充当着被子的作用。


黄少天脑子里第一时间闪过的念头竟然不是“卧槽这狼竟然是个妖怪”,而是“卧槽他硬了醒来的时候该怎么办”——他双手还环抱在那人身上,两人双手双脚交缠着,分也分不开,想逃也无处可逃。


黄少天心慌地胡思乱想着,一抬眼撞上了男人的视线。


“卧槽!”黄少天吓得整个人一抖。


男人像那只狼总是做的那样懒洋洋地瞥了他一眼,坐起身检查自己的身体。黄少天这时才留意到,男人的身体线条虽然很好看,白皙修长,但是上边有大大小小的疤痕,像一个上过无数次战场的战士。


男人甩了甩狼尾巴,头也不回地道:“你在看什么?”


“没……没有!”黄少天慌乱地别过眼。


男人检查好了自己的身体,轻笑一声回头看他,那双沉沉的眼睛就像那只狼一样,带着黄少天看不懂的颜色:“你害怕我?”


“我没有!我只是……被惊吓到了!靠!”


“我是一只狼的时候你不怕我,人的形态你反而害怕?”男人站起身伸展筋骨,回过身靠在山壁上,懒洋洋地笑,“不合逻辑啊,少天大大?”


黄少天张口结舌,我我我了好一阵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半天憋出一句话:“你——给我坐下!别用你那东西对着我!”


他说完后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整个人面红耳赤。男人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上前两步半跪在黄少天面前,上身前倾,带着沉沉的气势向黄少天欺来,男人的气息太过靠近,黄少天不由得往后倒了一些,整张脸莫名地发烫。


男人向他伸出了一只白皙漂亮得不似人类的手:“正式认识一下,我叫叶修。”


 


叶修把一大堆鱼扔在了黄少天面前:“烤。”


黄少天:“……”


黄少天架起火架任命地烤起鱼来的时候,憋了一早上的洪荒之力终于开始爆发了:“那个,叶修,我说,你是只狼?”


“你觉得呢?”叶修甩了甩自己的尾巴。


“你……那……我是说,为什么你之前都没用……”黄少天对着他比划,“这个形态出现过?”


“我在疗伤,在原来的形态下身体的恢复力最好,恢复的速度也最快。”叶修又伸展了一下手脚,白皙的身体反射着阳光,线条流畅有力又好看。黄少天发怔地盯了一下,然后惊觉自己在做什么后不自在地咳了两声别过头去。


“我都知道了。”叶修笑他。


“你你你知道什么了!”黄少天瞪他。


“知道你在偷看我。”叶修在他旁边坐下,张开了双手,“怎么样,狼的形态都抱过那么多次了,人的形态想不想抱一下?”


“……你给我穿上衣服啊!”黄少天差点整个人栽进面前的火堆里去,整个人都快要被烫熟了。


“动物是不穿衣服的,你第一天知道?”叶修懒洋洋地撑着下巴。


“我——可是你现在是人类形态!”黄少天快要抓狂了。


“行吧,就算我人类形态得穿衣服好了,这里荒岛上四面都是海,你上哪里找衣服给我穿?”叶修饶有兴趣地挑眉,“脱下你身上的来给我?”


黄少天:“……”


黄少天整个人要被自己的羞耻感蒸熟了。


 


两人把一堆烤鱼狂风扫落叶地解决掉了,解决过程中黄少天默不作声,表情千变万化,叶修时不时瞥过去一眼,忍不住笑了出声:“在想什么?”


“那啥……”黄少天内心经过剧烈的挣扎,终于下定决心地开口:“我把我的内裤给你,你拿去穿上吧。”


叶修诧异地挑眉,黄少天说完后整张脸低下去,整个人仿佛都要被烫熟了。


“行啊少天大大。”叶修竟然同意了,低低地笑了一声,“你脱下来给我吧。”


 


黄少天整个人沉浸在巨大的后悔当中,连叶修连着叫了他几声他都没听见。


为什么会一时冲动提议要把内裤给他?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裸着就让他裸着这样不是挺好?为什么自己要作死?现在这样似乎更加羞耻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喂,少天大大。”叶修拍了一下他肩膀,“发什么呆?”


“没没没没没没没有!”黄少天手忙脚乱,“没事没事!你叫我?叫我什么事?”


“你的内裤应该是被海水泡太久了,有点紧。”叶修按了按内裤的边线。


黄少天不由自主地把自己视线往那里移——


然后羞愤地别开了脸。


也许真的是因为内裤很紧,那里包得实在太贴身了,前面显露出那物的轮廓,沉睡的欲望包裹在黑色的内裤,比坦荡地露在外面的时候要更让人血脉膨胀。被黑色内裤包裹着的臀部线条更刺激人,刚刚叶修背对着他的时候他看了一眼,被刺激得鼻血差点流下来,整张脸都红透了。


更糟糕的是他现在里面真空!欲望站了起来的话……没东西束缚住……一下子就会被发现的啊!


“怎么,不好意思?”叶修挑眉,“你全身啥也没穿的样子我又不是没见过。”


“我没不好意思!”黄少天手忙脚乱地侧过身去,“我只是——只是里面没穿着内裤不太习惯!过一会就没事了!”


“哦。”叶修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信了他的话。他半侧过身去,狼尾在空中轻轻摇了摇:“就是尾巴不太方便,要这样翘着。”


白色的毛蓬蓬的狼尾从黑色的内裤里伸出来,下面是利落诱人的臀部线条,叶修抱着手懒洋洋地看着他,尾巴尖伸过去,搔了搔他的手臂。


黄少天的鼻血喷了出来。


 


晚上睡觉的时候黄少天十分别扭,忍不住要求叶修:“你能不能变回去?”


“变回去?变成一只狼?”叶修撑着脑袋躺在旁边看他,“狼你就愿意抱,人你就不愿意抱了?”


晚上的野外温度很低,露水冰冷,黄少天已经习惯了抱着一个热源入睡,现在要他突然自己睡,他无论如何是不大愿意的。叶修无论是人的形态还是狼的形态体温都是一样的,略高于人类几度,烫热的温暖,在冰冷的晚上抱着入睡十分舒服。要黄少天抱着一只狼入睡他乐意得很,但是抱着这样的一个人,他怕他会一整晚都睡不着。


“别磨蹭了,快过来。”叶修张开手催促他,“依我现在的伤势,保持着人形对恢复比较有利。”


“不是……那个……我……”黄少天满脸通红。


叶修不耐烦地把他扯过来,背对着自己扯进了怀里。烫热的温度隔着一层衣服密密麻麻地缠上来,让他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叶修的手脚缠在了他身上,温暖的大尾巴盖上了他身体,驱散了寒意,却为他带来除温度外另一种无法言说的热意。


黄少天被包裹在烫热的怀抱里,心里在不断地哀嚎——他没有束缚的小兄弟又硬起来了。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啊啊啊啊啊……


 


日子这样一天天过了下去。


黄少天不是没想过要怎么回到人类世界里去:他虽然单身多年膝下无子,但是家里毕竟有父母在等着他,作为世界著名的青年作家,他也不愿意放弃他的理想与爱好。但是海面望过去一望无际,他也不知道有哪个方向是他可以去的。


况且,他似乎不太舍得叶修这个人,这只狼,不管怎么称呼他都好。


黄少天没谈过恋爱,不太知道自己的性向究竟是直的还是弯的。但是叶修这个人——这只狼——是与所有人都不同的,与性别无关。他很特别,特别得让黄少天深深着迷,骨子里作家的作死基因在隐隐作祟,催促着他更去靠近他一些,再了解他一些。可叶修他同时又十分危险,黄少天天生敏锐的危险嗅觉告诉他,如果他靠太近了,可能就会真的出不来回不去了。


作为一个严谨的有深度的作家,黄少天对着“自己究竟是不是被叶修活生生掰弯的”这个问题严肃地思考了很久,终于想通了。


去他妈的是不是掰弯的!反正就认定这个人——哎呀这只狼——随便啦总之就是认定他了!


 


既然已经认定了他,他们都是活物,活物便会有七情六欲,会想要做一些嗯嗯啊啊害羞的事情,天经地义。


所以在黄少天被按住吻得七晕八索的时候,他心里其实真的并不是很想反抗:身上的这个人太过诱人,像一把温暖得炙热的火,让人忍不住想纵身扑过去。


他红着脸挨上去,两手环上了他脖颈,脸颊往他耳旁轻轻蹭了蹭。


 


 


我是长微博


我是图片长微博


 


 


“你……你这个设定……简直反人类啊!”黄少天咬牙切齿。


“我是只狼……”叶修往前抱住他,“你不是说愿意给我的吗?现在我就在要你……”


黄少天哼哼两声,反握住了他的手,紧紧交握。


 


大约在两个月后,有船只经过了这个小岛。


黄少天在海滩上生了烟,大声地向那边呼叫着。叫了两声他犹豫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叶修。


“你的尾巴……”他结巴着问,“和耳朵,有没有法子藏起来?”


叶修闲闲地看他一眼,那条毛绒绒的大尾巴变魔术般收进了他身体里,耳朵也在顷刻之间不见了,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的人类。


黄少天:“……”


 


被救上船后,他们被送到了医务室里,医务人员检查了他们的身体状况,对流落荒岛的人拥有这样好的各种身体指标啧啧称奇。他们随后被安置进了一个双人房间里,黄少天终于久违地吃到了人类的正餐。


“我……”吃饱喝足后他似乎有话要说,欲言又止,好一会后才终于向叶修开口:“我这样把你带到人类世界里,你不会……怨恨我?”


“那个小岛本来就不是我打算久留的地方。”叶修撑着下巴看他。


“……啊?”


“我只是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养伤罢了。”叶修闲闲地看着他,“你真的以为凭我自己无法离开那个小岛?”


黄少天:“……”


“那你以后就跟着我一起……了?”黄少天迟疑着问,“你没有必须要回去的地方吧?你真的可以融入人类的社会吗?”


他眼里的担忧是如此明显,叶修忍不住笑了笑,把他拉过来坐在他腿上,毛蓬蓬的白尾巴从裤腰后伸出来,温暖地卷住了他的身体,把他整个人密密地包裹住。


“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他说。


 


 


 


Fin.


 


 


后记:


“关于在船难中失踪又幸运得救的著名青年作家夜雨声烦与强势崛起的新人作家君莫笑原来是一对同性伴侣这件事情,全世界都正给予密切的关注,据称两人的CP粉迅速遍布全球,皆自称为‘叶黄党’……下面为您播报另一则新闻……”


 


 


真. Fin.


 


###


【8399字】


 


老叶的原型差不多这样……嗯……体型比这个大,然后帅很多很多倍……(捂脸


 


 


 

评论
热度(645)

© Lu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