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x

🖤

异坤 你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

KoniPark千:





一年去300次夜店的妞神X被别人欠了很多钱的武术高手




01


 


也不知道谁说的,那些年错过的大雨,一次全都还给你。反正蔡徐坤记得王子异和他说过差不多的话。


 


那天蔡徐坤喝得有点多,迷迷糊糊地躺在王子异办公室的沙发上,利落梳起来的头发都因为酒醉散了下来。王子异站在沙发前,把他额前掉落的碎发撩起来:“你整日这样欠下风流债,小心被她们讨债。”


 


蔡徐坤记得他摆了摆手,扯着笑说:“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


 


就算找不到镜子,蔡徐坤也觉得自己的笑容把“玩世不恭”四个字呈现得非常好,说得话非常潇洒浪荡,总之是一场百分百的耍帅成功。


 


02


 


公子圈里面玩得乱玩得狠的多了去了,唯有蔡徐坤有个外号叫做“老实男人的噩梦”,其实蔡徐坤也觉得很委屈,毕竟他既不骗财骗色,也不强抢民女,还不逼良为娼……


 


周锐说,对对,你啥都没做。啥也不做就勾魂了,这还不是“老实男人的噩梦”吗。


 


周锐不是公子圈的,是蔡徐坤的学长。所以他从侧面角度能很明确地看清这个问题,没有反问句,也没有用疑问句,而是很平静地用了陈述句,就像是盖章落定后的总结陈词。


 


蔡徐坤就还是觉得很委屈:“可是我又不是去找女人的。”


 


被誉为“一年去300次夜店”的蔡徐坤每次去完夜店微信里面就会多几个性别为女的联系人,后来就被几个人在他的“荣誉”名称后加了几个字,变成了“一年去300次夜店的妞神”。妞神说他不是去夜店找妞的,你信么,反正没人信,又不是在夜店上班。


 


但是周锐信,因为他知道内情。


 


“恩恩啊啊,那你去找王子异的,和王子异说话了吗?”周锐一边画画一边问他。


 


“当然啦!”刚刚还趴在桌子上懒洋洋的蔡徐坤顿时眼冒星光地活了过来。


 


“找他赊账?”


 


看到对面那个坐起来的顿时又蔫了下来,周锐就知道自己又看穿了一切。


 


“得,你再欠下去,就可以给王子异签卖身契了。蔡徐坤,做他的人,为他打工失了魂。”


 


03


 


王子异是谁。


 


少爷圈知道,公认他是少爷圈里最有手段的。往上数三代全都和红色沾边,要经商的确不难,非得开个本市最贵的夜店,气得王家老爷子多喝了两杯参茶。


 


周锐也知道,王子异以前在他们学校,倒也不是横行霸道,基本做到了横行,还不是因为家庭背景,主要是因为没人打得过他,而且不是那种蛮打,完全是练过的练家子。


 


蔡徐坤当然知道,王子异是他偷偷喜欢的人。


 


别人对王子异的知道就那么几个头衔,蔡徐坤对王子异的知道才不是这么肤浅。当然“肤浅”这两个字是蔡徐坤自己定义的。


 


 


从小一起长大这件事真的没什么大不了,少爷圈里面个个都是两小无猜。倒是家长辈儿不争气,凑了七个葫芦娃,才有一个顾湘缃是个小公主。蔡徐坤的童年全然没有什么“绕床弄青梅”的情谊,也没有“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的情怀,泥娃堆里最小的蔡徐坤,偏偏只大顾湘缃两个月,本该受的宠全成了从顾湘缃那里受的气。


 


蔡徐坤小时候长得慢,大家都是小胳膊小腿儿,蔡徐坤的就特别细,小竹竿一样。哥哥们要么壮如牛,要么蹿高个儿,蔡徐坤就是个小不点儿,大家都不带他玩,怕他折腾一下把自己的竹竿胳膊给折了。女孩儿本来就长得快,连顾湘缃都比蔡徐坤高了半个头,成日欺负蔡徐坤。


 


顾湘缃每天跟着几个哥哥,拿的就不是正常女孩的剧本,爬树下海游戏机。连带着把蔡徐坤的剧本给换了,被顾湘缃弄脏了新衣服、被顾湘缃抢走了新玩具、被顾湘缃拿走了新漫画……


 


顾湘缃是蔡徐坤的童年阴影,求阴影面积需要用计算机程序来计算的那种阴影面积。王子异就是蔡徐坤的童年之光,需要与太阳比肩的那种光。


 


“呐,又被湘缃欺负了。”王子异把从顾湘缃那里拿回的高达玩具还给蹲在台阶上闷闷不乐的蔡徐坤。


 


“四哥。”王子异在几个哥哥里面排行老四,蔡徐坤一贯这么喊,“不要了,给湘缃吧。”


 


“湘缃哪里是想要,她就是喜欢欺负你。”


 


本来就捧着小脸闷闷不乐的蔡徐坤更郁闷了。


 


“你变强一点,她就不敢欺负你了。”


 


“那你教我。”台阶上的小朋友这才兴奋起来。


 


王爸爸让王子异从小学跆拳道、散打和擒拿手,被蔡徐坤称为“搞武术的”。王子异的基本功很扎实,教教蔡徐坤还是没什么问题的。而且在蔡徐坤保证了三遍“绝对不会打女孩子”以后,才决定教他。


 


可是小竹竿终究还是小竹竿,扎了会儿马步就开始发抖,眨巴着眼睛:“四哥,我累了……”


 


这才哪跟哪,王子异可算明白了他这个小弟弟终究不是练武奇才,他也没有办法小小年纪成为奇才的伯乐师傅。王子异只能拉着腿已经酸麻的蔡徐坤站直了,一起坐在练功房的地板上。


 


“我妈说,你出生的时候,你爷爷费劲儿培育的保加利亚玫瑰在温室里开了花。他们以为能来个玫瑰花一样的姑娘,结果来了你。”


 


细胳膊细腿搭上一双带露水的大眼睛,活生生玫瑰花一样的小男孩,总归还是得长在温室里。


 


王子异捏捏蔡徐坤的小脸蛋:“算了吧,我保护你就好了。”


 


你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你有我呢。


 


熟练擒拿手的王子异有劲儿不自知,轻轻一掐蔡徐坤的脸就给掐出了一道红,刚说完保护的大哥哥立刻给自己弟弟来了一下。


 


“四哥,四哥,疼疼疼!!!”


 


王子异连忙伸手给蔡徐坤揉脸,揉着揉着劲儿又上来了,在蔡徐坤的哇哇叫中才放柔了力道。


 


王子异宠着疼着护着,就把小竹竿宠成了182的大男孩,万花丛中过,当初的句句甜甜的“四哥”也变成了直呼大名“王子异”,王子异这个隐形保镖终于是慢慢地功成身退了。


 


04


 


“蔡徐坤喝多了吗?”王子异坐在酒吧二楼的办公桌前问手下的人。


 


“没,蔡少爷今晚喝得比平日少。”


 


自打王子异的K开业,蔡徐坤往酒吧跑的次数更勤了。成天泡在K里泡妞,王子异不得不日日提点着下面的人别让他喝多了惹事儿。


 


都是王子异非要跟蔡徐坤提“风流债”这件事,“债”这就找上了头。蔡徐坤一个人占了个大座,躺在沙发上玩手机,就被一帮人围住了。


 


来的人看起来很社会,说的话也很社会:“蔡徐坤是吧……”酒吧实在是太吵了,除了这句蔡徐坤啥也没听着,只能点点头。


 


咋地,都找上门了,我还能不是蔡徐坤吗。


 


一群人就这么围住了蔡徐坤,拉着蔡徐坤就要走。在酒吧拉人走挺需要技巧,得用一左一右用着劲儿,让人就像是喝多了被扛出去。蔡徐坤这还没喝多呢,一有人要拉他,他就更清醒了,一脚踢在来人的腿上。无奈人多跑不出,嘈杂的氛围里,无论怎么喊,也喊不来人。一下就被人卸了劲儿,拖出了位子。


 


拖就拖吧,蔡徐坤的脸就是这间酒吧的金字招牌,哪个保安看了都得立刻站在他旁边摆阵十八铜人。


 


果然一到酒吧门口就被拦住了。


 


蔡徐坤被两个和他差不多高的人架着觉得有点手酸,姿态还是一贯耍帅:“愣着干什么,喊我四哥啊。”


 


门口几个保安面面相觑,不知道蔡少爷说的是谁。


 


“王子异啊!”蔡徐坤揉了揉刚刚被人卸劲儿的手臂,明儿肯定得酸疼,真烦人。


 


 


K的规矩,没出酒吧就开始打架斗殴的,一律请到后厅解决。王子异赶来后厅的时候,蔡徐坤和一群社会人分坐在两张沙发上抽烟。


 


王子异把他手上的烟扔到地上,一脚踩灭了:“再让我看到你抽烟,把你关回蔡家老宅学书法。”


 


蔡徐坤连忙抬头笑嘻嘻地讨好他:“我拿着玩的。都是你手下不让我走。”


 


“打架肇事,还想走?”


 


蔡徐坤太委屈了:“这群大哥们非要架着我走,我手臂都捏红了,明儿就得青。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社会大哥也觉得很委屈,合着欺负我们这帮大老粗没人可以撒娇吗。


 


“王少爷,江湖事江湖了。蔡徐坤抢了我兄弟的女朋友,我们可以忍。妞嘛,可以换。可是我连着好几个兄弟的女朋友都因为他黄了,我这个做大哥的再不出头,说不过去了。”


 


王子异听了倒觉得好笑,看着蔡徐坤戏谑地笑:“好几个?”


 


“靠,我冤枉!”蔡徐坤很想恳切地问,难道长得好看也是一种错吗?


 


“寻个打架斗殴的借口报警了。”王子异连解决都懒得解决,牵着蔡徐坤的手就走了。


 


 


王子异在二楼的办公室比较简单,除了办公桌外,偌大的房间里一张沙发斜着放,正对着落地窗。


 


“一年来夜店300次的妞神?”王子异一边帮蔡徐坤揉手腕,一边笑,“被架走的妞神。”


 


“靠,都是老六瞎说话……哎哟哟,你轻点,疼。”


 


“不给你点教训,你就长不大。天天来干嘛,还准备白喝我多少酒。每天给你留一桌我少赚多少钱啊?”


 


蔡徐坤是蔡家少爷不假,但是他最近穷得叮当响也是真的。手头上的卡全被老爷子停了,全靠王子异救济。


 


“你倒是说说叔叔为什么停你的卡。”王子异大逆不道开酒吧都没被停卡。


 


“因为我和老头子说我喜欢男人啊。”


 


妞神喜欢男人这个操作实在是“神”了。


 


05


 


和家里人出柜会被停卡,和喜欢的男人出柜会怎么样呢。


 


不会怎么样。没有感天动地的深情告白也没有天雷勾地火的干柴烈火。只有王子异轻描淡写地一句:“哦。那我多给你打点钱吧。别饿着。”


 


这是什么话,比老妈子还老妈子。


 


周锐说,那你就把自己打扮成可怜小孩儿求同情啊。


 


蔡徐坤立刻刷王子异的卡给自己换了个发型,梳起来的大背头换成了乖巧的黑色顺毛。年轻又显嫩,以至于他在K的门口被当做未成年拦住了。


 


一向大枪匹马穿夜场的妞神今日诸事不顺,先是没有被脸盲保安认出来,再是成为了全场饿狼的瞩目的焦点。当“老实人的噩梦”美少年变身,噩梦终于反噬了。


 


蔡徐坤以前肯定不知道这个夜场里竟然有这么多gay,多到过来一人敬一杯竟然让他喝得有一些发昏,昏到看到王子异微愠的脸出现在他面前。


 


然后他一阵天旋地转。


 


蔡徐坤趴在王子异背上的时候还在乱想:这个搞武术的真行,也不怕我吐他一身。


 


搞武术的不仅真行,还非常暴力,把蔡徐坤整个人往沙发上一扔:“再装睡,我把我给你的卡也停了。”


 


“四哥。”别的不行,对着王子异撒娇讨好蔡徐坤最在行。


 


“坤妹。”王子异拨了拨他额头的刘海,“怎么换发型了。”


 


“什么坤妹啊,顾湘缃出国你想妹妹了去外面找。”才讨好一分钟就破功。


 


这个人,和他聊什么都抓不到重点。小时候身高长得慢,长大以后脑子转得慢,真得无时无刻在身边守着,一不留神就闯祸。


 


王子异叹了口气:“明天开始不准来这里了。”


 


“为什么啊?”蔡徐坤这回倒是抓到重点了,还顺便抓住了王子异的手。


 


这朵小玫瑰大概是不知道自己有多招人。以前四处流芳地招招女孩子就算了,现在这个样子,惹得满地飘零的酒吧都瞬间变得一号崛起,他怕是不知道自己随意笑笑,就要被人吃干抹净。


 


蔡徐坤看王子异不回答,有点着急了,拿着王子异的手盖在脸上,轻声地问:“我老惹事儿,你生气了吗?”


 


蔡徐坤净抽个儿了,脸倒是还是和小时候一般,小脸蛋也就王子异一个巴掌大,瘦消的下颌骨画出一道漂亮的线,随着蔡徐坤的说话,线条轻轻晃啊晃。


 


“恩。”王子异一个郑重的肯定。


 


酒精真不是个好东西,真的容易让人变脆弱,蔡徐坤的眼泪唰一下下来了。王子异被强行拉着盖在蔡徐坤脸上的手突然感觉到湿意,整个人都慌张起来,想拿开手,蔡徐坤就下了力气,死死地按住了他的手。


 


其实王子异一只手都比蔡徐坤两只手的力气大,只是舍不得对他用劲儿。


 


“哭什么,哎呀别哭。”王子异被拉着手,连“手忙脚乱”都做不到,只能感受到蔡徐坤的睫毛一下一下地刷着他的手心。


 


蔡徐坤哭得很有技巧,没有抽噎声,没有吸鼻涕的声音,整个人安安静静的,要不是手心里源源不断的温热泪水,王子异只会觉得蔡徐坤是睡着了。


 


“笨死了。”王子异拿空着的另一只手拍拍蔡徐坤的背,“不生气,就是怕你被人欺负。”


 


“我怕什么,我四哥是搞武术的。”带着哭腔的声音还有点怨气,听起来其实是有些好笑。


 


“可是我怕我吃醋。”


 


王子异话音一落,蔡徐坤抓着他的手都松了劲儿。王子异的手终于得到解放,仔仔细细地拿手指给蔡徐坤抹眼泪。


 


“我们家小玫瑰太漂亮了,不能天天跑到这种鬼地方玩。”


 


因为一直捂着脸的关系,蔡徐坤的长睫毛上还挂着泪珠,白皙的脸蛋上只有鼻头红通通的,眼眶盈着眼泪的样子和小时候真的没什么两样。


 


“这个鬼地方是你开的。”


 


还不是因为你爱玩,不然谁要顶着老爷子的压力开酒吧,吃力不讨好。




“那我为你把这里关了,我喜欢你这件事你能考虑一下吗?”


 


06


 


你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你更不会被男孩子欺负,你只能被我欺负。


 


王子异转头看看睡着了的蔡徐坤,唉,宠坏了,欺负不下手。




                                                                                      -END-



评论
热度(2081)

© Lux | Powered by LOFTER